Doppler Kuo

我是一個非常叛逆的人,又或稱之為喜歡挑戰權威,這在我人生裡面時時刻刻上演,舉凡「考試制度」、「大學文憑」、「上班遲到」、「KPI 目標不服」、「反沙文主義」、「反女權主義」、「支持同性婚姻」…. 等等都有這範疇的影子。當然這些事件在我人生中有很多價值,例如「比較有創意」、「出現傑出的一手」、「造福社會」,也當然有些很多代價,「心情就不是很好」,「腦袋出現很多『為什麼!』的聲音」、「時常很疲憊,但又不知道為啥」、「永遠都不滿足」… 但最近深刻體悟到「規則綁架」、「規則意義」等一些自我覺察,我才發現我人生浪費了很多時間在某些行為上 (其實我高中留級、大學沒畢業,我現在回顧起來,真的有些很無聊、浪費時間…),甚至這只有自己能發現,因為別人提起的話,我總是可以有非常完美的分析與理由讓別人無話可說,畢竟就叛逆。 一個思考焦點從「為什麼要有這個規則」到「為什麼我反抗這個規則」的轉換開始。 說白了,有時候我就是完全可以遵守規則,我也不會怎樣;而有時候確實真的不合理,於是想反抗他。抽象化來說,不外乎就幾件事: 1. 我就是想證明我自己比別人優越,我想得到,我明白偉大的真理,你們這群人都不懂。 2. 我覺得遵守規則我會被控制,我會失去「自由」 3. 我真的覺得這個規則跟我想要的目的是有衝突的 4. 我想要就是想找出不一樣的方法

跳脫規則綁架,讓自己更有效率又保持創造力
跳脫規則綁架,讓自己更有效率又保持創造力

我是一個非常叛逆的人,又或稱之為喜歡挑戰權威,這在我人生裡面時時刻刻上演,舉凡「考試制度」、「大學文憑」、「上班遲到」、「KPI 目標不服」、「反沙文主義」、「反女權主義」、「支持同性婚姻」…. 等等都有這範疇的影子。當然這些事件在我人生中有很多價值,例如「比較有創意」、「出現傑出的一手」、「造福社會」,也當然有些很多代價,「心情就不是很好」,「腦袋出現很多『為什麼!』的聲音」、「時常很疲憊,但又不知道為啥」、「永遠都不滿足」…

但最近深刻體悟到「規則綁架」、「規則意義」等一些自我覺察,我才發現我人生浪費了很多時間在某些行為上 (其實我高中留級、大學沒畢業,我現在回顧起來,真的有些很無聊、浪費時間…),甚至這只有自己能發現,因為別人提起的話,我總是可以有非常完美的分析與理由讓別人無話可說,畢竟就叛逆。

一個思考焦點從「為什麼要有這個規則」到「為什麼我反抗這個規則」的轉換開始。

說白了,有時候我就是完全可以遵守規則,我也不會怎樣;而有時候確實真的不合理,於是想反抗他。抽象化來說,不外乎就幾件事:
1. 我就是想證明我自己比別人優越,我想得到,我明白偉大的真理,你們這群人都不懂。
2. 我覺得遵守規則我會被控制,我會失去「自由」
3. 我真的覺得這個規則跟我想要的目的是有衝突的
4. 我想要就是想找出不一樣的方法

而「規則綁架」也常落入下面思考:
1. 我就是不想遵守,但還是繼續參與其中,我想要突破他
2. 我遵守好了,反正這應該對我有益,有道理
3. 我遵守又做到成果,然後告訴你們你們很笨,這規則不需要

區分,我到底哪些部分思維可以調整成為更高效率呢?

實際案例:關於上班不守制度:
「規則綁架」思維
1.[阻力合理化] 我覺得上班要彈性,不應該規範我,反正我雖然遲到,但我事情還是做得完,你看某些人這麼準時還這麼廢,準時是沒用的。
2. [誘因合理化] 算了,我遵守也有好處,雖然有點討厭,但我可能可以早點下班也不錯,可以做自己的事情。

「跳脫規則」思維
1. 如果我不喜歡,且我覺得這制度會對整個公司某些工作行為不有效或產生限制,那就好好去提個案,不然就辭職,但期間內,我只要參與我就是遵守。
2. 其實我就算守規則,我也很有開創性跟創造力,可以一點關係也沒有,我不會因此變成一個沒辦法突破框架的人,我內心很明白是兩回事。

籃球就是不能用腳,我要馬不玩,要馬就是跟別人講這運動用腳比較好。

結語:

其實我綜觀我整個人生,我大多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,證明自己比別人厲害,腦海中很多疑問其實根本不必要,我很著重在規則合不合理,甚至大多時候,

我主動選擇參與其中,默認規則,卻又要在其中打破它,那只是浪費時間,我大可不玩。

這是我近期來對我自己最大的省思與收穫,甚至很多細節還在我生活中上演,舉凡「工作拖延」、「不按牌理出牌」、「不想表達反對」、「害怕跟有權的人相處(不是跟他對幹就是逃跑)」、「與父母相處」… 但我明白這道理後,我糾結少很多,也開始慢慢察覺自己無懈可擊的「合理化藉口」,立場很明確,我可以繼續在遊戲外或非自主性選擇時打破規則,我也可以安然在各種規則下,把時間花在我的人生價值上。

--

--

https://www.azquotes.com/quote/381640

Jiddu Krishnamurti 說過一句我很喜歡的話,我覺得是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練習。當一個想法來臨時,我們要能做到觀察它而不是去評價、執行它。

我沒有什麼想法、我其實沒什麼感覺

對我來說,人的大腦機制是很厲害的,大多時候,其實是有想法的,只是另外一個「評價」的聲音來的太快,把它給抵銷,有時甚至自己無法輕易察覺這巧妙地運作(或稱防衛機制)

可能對自己還沒想到什麼實際例子,但我們人生中或許有些經驗是,你看到眼前這個人明明「氣炸了」,他可能發生了很重要的大事,傷害了他,可是他卻說「喔喔,我很平靜,我沒什麼感覺老實說,呵呵」,這件事為什麼會發生?很有可能是因為當它產生了「我他媽超氣」的想法時,倏忽之間又有另外無數的評價想法產生,例如「我不該這麼氣,那我就輸了」、「我是個堅強的人,怎麼可以生氣」、「生氣很不好」、「這件事我也需要負責,我不能生氣」、「對方也沒有做錯什麼」… 等等。

但因為一切來的太快,瞬間壓抑了本來所有想法,導致越悶越久產生了一些不有效的「信念」

什麼叫做觀察?觀察有什麼作用?

觀察最大的作用就是清楚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,對什麼樣的事物有什麼樣的情緒,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資訊,甚至我可以大膽地說,有時候你只要知道你自己產生了什麼想法,情緒莫名其妙恢復了,我相信有不少人有這樣的經驗;且觀察出想法後,才能知道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什麼,而非被情緒給控制。

只要觀察到,我們才有機會與它相處

第一步:阻擋想法與情緒的交互影響

對我而言,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寫下來紀錄,寫下來紀錄能夠將「想法」與「情緒」時間點有效地分開,你可以寫下來後,等情緒稍穩再來看當時寫下的內容,做出區隔。

第二步:挖掘更多

其實想法永比第一次寫下還要多很多,不仿試試看把一些微不足道的事也寫下來,當你發現你產生了「這個要寫嗎」,恭喜你,你發現了你的「評價」正在阻斷你的想法產生

第三步:觀察

我們對於每個想法,在寫下「評斷」是什麼,然後好好的看看它們,就這樣。

結論

其實講到結論,我覺得告訴自己不要「評估」的目的是在於避免「阻斷察覺自我」,並不是真的不能去評估,而評估的目的不是為了做下一件事,而是了解自己。

為什麼第三步觀察後就沒有下一步?相信我,你只要能夠一直有效的觀察自己,你身體自然而然會有下一步,那根本不需要我來告訴你。

--

--

圖片版權未知如有冒犯,請立即通知

什麼事實?什麼是故事?
只要是人,客觀的事物傳進人的五感、再透過大腦轉換成為想法就產生了故事。而所謂的事實通常是有客觀的「標準」,舉例來說

[故事] 郭台銘很有錢
[事實] 《Taiwan’s 50 Richest》表示,郭台銘目前排名第六,身價 71 億美元

[故事] 我很胖
[事實] 我量體重是 65 公斤,我上週是 64 公斤

[故事] 出餐速度很慢,就是廚房人員偷懶,我們必須嚴格管理內勤
[事實] 中午時段,這家餐廳平均排隊是 7 人,每人點餐速度平均是 30 分鐘

[故事] 這個人走路不看路,竟然撞到我
[事實] 你跟這個人在路上相撞

[故事] 他這個人很危險,不可相信
[事實] 他過去承認過他自己說謊

我們可能可以看出,事實與故事存在的一定程度的資訊落差,有時主觀的下判斷能增長解決事情效率、有時候會與問題點背道而馳。例如說點餐事件,如果直接按照故事實施,幸運的話可能直接迅速解決問題,不幸運的話,可能會繞了一大圈,才發現是內部動線、點餐模式拖累整體速度

只要在感知,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事實

只要是人,我們永遠「感知」事實是什麼,就算感知能力再強,只要是用主觀地感受,那就永遠會有層濾鏡;就像是你提出一個數字一直累加或乘法,答案永遠不會是「無限大」,你永遠會拿到一個具體的數字。

有趣的是,人類一直都在追求「感知」到事實,舉例來說,我們觀察一個人,就是想一直知道「他到底事實是什麼人」,我透過各種觀察、相處、測試,如果按照本文章的想法,就可以發現,你永遠都追求不到。

甚至我可以大膽地說,如果你永遠都無法追求到事實是什麼,代表著你可以隨時停下來決定「故事」是什麼:你想要這個人是『可信的』,你就一直觀察他可信的地方,然後不斷讓他信任你,對你交出真心,你很大機率能產生一個故事就是「他是可靠的人」;反之,如果你要他是『不可信』的,那更簡單了,你只要先不信任他,處處刁難,讓他覺得跟你講實話需要三思,我相信你不久後,你馬上會覺得這個人是「不可靠的人」,很有趣吧?

回歸自我運用

如果你也有點認同了,不斷地判斷編造「故事」無法達到「事實」。那我們其實可以放下一些「事實」的過度追求,反而去審視哪些「故事」對我們具備著好的「心情」跟「能量」,一切都跟自己想要有關,沒有正確答案。

你想要的目標是「跟家人相處很好」,可能會發現有些故事有效,舉例,「他們辛苦教育我」、「他們也是個跟我一樣的人」。可能會發現有些故事沒有效,舉例「他們很自私」、「他們很傳統聽不進我的話」。以上只是舉例,每個人對於故事感受不一樣,所以可能可以找出一些不有效的故事,想辦法創造新的故事去讓自己目標變得有效,想辦法保持那些有效的故事。

結論與具體實作(請運用在自己身上,別拿去審查人)

  1. 「自我覺察」觀察自己對於現況編造了哪些故事(人物設定、背景、劇情)
  2. 「練習區分習慣」這些現況中哪些是已發生的事實,試著區分(找出標準)
  3. 「練習造故事」開始找尋新的觀點讓自己的故事更多,試著「決定」故事發展
  4. 成功信號:如果你做同一件事,心情不一樣了,代表你編造了一個很有效的故事了。

--

--